【新湖财富-植信基金】基金行业新闻资讯
ʱ䣺 2019-06-15

  2019年以来权益市场出现回暖,但因多空分歧较大,投资者信心不足,权益类基金产品募集情况并不理想。相反,基于固定收益属性的债券基金,尤其是短债基金,2019年以来依然延续火爆吸金态势。

  记者观察发现,新年以来权益市场持续回暖,包括股基在内的权益类基金收益也随之回升。但因多空分歧明显,权益反弹缺乏明显力度,多只新成立股基延迟募集期限。比如,在2019年1月中下旬,就有农银汇理基金等公募延期募集旗下权益类产品,同时还有个别公司发生新基金募集失败现象。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现象与投资者信心下降有关。“延期募集或募集失败现象自2017年就存在,除了中小基金公司产品同质化原因外,主要还是市场低迷导致投资者认购意愿不强。”

  但从趋势上看,公募却看好权益市场的战略配置优势。诺安平衡偏股混合基金表示,虽然2019年上市公司利润不及2018年,但因风险出清后会大概率修复,调整过后A股相对于其他大类资产具有较为明显的配置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保险公司等也有着类似偏好。1月28日晚间,银保监会称鼓励保险公司使用长久期账户资金,增持优质上市公司股票和债券。对此,招商基金表示,截至2018年11月,险资股票及基金占比为12.42%,未来仍有较大提升空间。同时,深圳某公募基金人士对记者透露:“保险公司一直是我们的机构客户,会购买我们的基金产品。去年他们主要是买了债基,但今年才刚开始,具体情况还有待观察。”

  另外,近期有调研数据显示,在接受访问的数十位保险机构中,有超过40%的机构认为无风险利率下行、风险资产预期收益不好,各资产类别缺乏明显机会,未来3年至5年可能下调投资收益目标,同时逾六成保险机构最关注信用违约风险。基于该判断,险资在2019年倾向于降低风险类资产持有比例,增持基础设施投资和股基等标的。

  记者梳理发现,得益于去年下半年的债牛行情,债基尤其是短债基金成为公募发力方向。Wind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平安基金、银华基金、招商基金、创金合信等近20家公司成立34只短期纯债基金(其中有25只集中在10月后发行),总计规模达1086.95亿元。其中平安短债规模超过160亿元,光大超短债、创金合信恒利超短债的规模均在30亿元以上。

  进入2019年,上述短债基金的收益也在稳步上升。数据显示,2018年成立的34只基金,成立以来的加权平均收益从去年底的2.17%增长到最新的2.23%,目前收益最高的是平安基金的平安短债A。另外,2019年首月未满,本港台26718,今年以来已有13只(不同份额分开计算)短期纯债成立,而2018年前三月,新发短债产品为零。具体看,这13只基金最新合计规模达到了154.12亿元,其中富国短债以41.12亿元的规模位居第一。

  分析人士认为,短债延续火爆态势并持续吸金,主要是因为经济增速低迷,权益市场难见实质起色,固收类标的成为阶段性选择。“目前权益市场还没真正起来,银行渠道不愿卖权益类产品,债券类基金还是主流选择。我们去年8月成立一只超短债,到年底规模就超过了35亿元,今年初成立的一只短债,规模目前也超过了3亿元。”深圳另一公募人士告诉记者。

  另外,市场人士还表示,随着资管持续推进净值化转型,短债基金预计仍将面临继续扩容。

  基于上述行情预判,短债基金依然是今年阶段性的投资选择。记者从招商基金固收投资部获悉,该部门认为2018年经济寡淡收官,社融、地产销售两大领先指标也仍未见底,目前基建对冲经济下行力度也较为有限。2019年棚改政策收紧,各地下调棚改任务目标,靠棚改推动地产已走向尾声,上半年经济或仍在寻底,“从基本面看,债市仍未到反转之时。”

  因此,从流动性角度看,在金融去杠杆阶段,央行会通过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细心呵护资金面,防范流动性风险。而随着金融去杠杆转入稳杠杆,流动性风险下降,资金面将维持充裕,这也将利好债市。招商基金固收投资部表示:“低等级信用债的性价比将逐渐抬升,预计随着社融增速修复,2019年下半年开始信用利差将迎来修复。当前阶段,我们继续持有高等级信用债,同时积极寻找低等级的错杀品种以及受益于政策的标的。”

  同时,深圳某大型公募首席策略分析师对记者表示,历经2018年债市牛后,2019年随着利率下行、长短端利率差逐渐缩小,债券的牛市将进入后半场,“债基收益很难做到2018年那么高,但跑赢货基并取得基本风险收益,还是不难的”。

  伴随着去年股市调整和投资者风险偏好降台阶,货币基金规模震荡攀升。从增长体量来说,场外货币基金规模要远远超过场内货币基金,两类产品在资金需求方面呈现出结构性的分化,场外货币基金更受机构资金青睐。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27只场内货币基金总规模为1979.6亿元,同比增长584.25亿元;而整个货币基金市场在2018年底规模为8.16万亿元,同比大增1.03万亿元。

  谈及场外货币基金规模快速增长的原因,北京一位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总裁向记者透露,去年上万亿货币基金规模增长,他所在的平台私募等机构对货币基金也是认购踊跃,受尾随佣金激励和交易习惯等原因影响,这些私募机构更青睐在场外买货币基金,胜过在场内去配置货币基金。

  他说:“作为第三方机构,在基金销售中可以给客户提供尾随佣金,这也是鼓励客户购买我们旗下产品的重要营销方式,而因为场内货币基金费率比较透明,私募机构在那里拿不到这一块的销售返还,所以,他们没有动力去配置场内货币基金,反而在市场下跌、产品空仓时候来我们这样的第三方平台配置场外的货币基金。”

  华北某基金经理认为,尾随佣金确实是机构资金更青睐选择场外货币基金的影响因素,场内货币基金费率比较透明,且在券商渠道可以配置,不会像第三方那样给客户提供尾随佣金,因此,机构投资者更青睐场外货币基金,对场内货币基金兴趣不高。

  该基金经理表示:“场内货币基金主要是为股市投资者打理资金用的,参与群体本来就是有限的,比如我们的客户主要包括私募机构、券商投资者及部分投资股票的股民,他们在判断股市缺乏行情时,不需要转移资金出去做投资,只需要投资场内货币基金,一旦股市投资机会出现,就可以高效利用资金,很快转换到股市中。”

  从产品收益率看,由于场内货币基金需要应对较高的流动性,在资产配置上也向现金类资产过多倾斜。

  基金2018年四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27只场内货币基金配置的现金类资产占基金净值比为44.13%,而同期场外基金配置现金类资产占比为41.5%,比场内货币基金低2.63个百分点。

  这一资产配置的特点也导致场内货币基金的收益率要整体低于场外货币基金。数据显示,截至1月25日,27只场内货币基金当日7日年化收益率为2.56%,比同期场外货币基金整体收益率低出24个BP。

  华北上述基金经理认为,因为场内货币基金应对的流动性明显高于场外货币基金,部分资金在日间交易频繁,而且只有较好的交易量、成交量和换手率,场内货币基金才能吸引更多的资金,因此就会多配置容易变现的现金类资产,这会损失一定的收益率。

  不过,在他看来,不管是尾随佣金还是收益率缺乏优势,都不是场内货币基金规模体量没有做大的原因。他认为,场内货币基金产品的定位就是为场内投资者打理资金和提供理财需求,而A股市场证券保证金受股市暴涨暴跌的影响,限制了场内货币基金的规模增长空间。

  从数据看,虽然场内货币基金去年增长规模不足600亿元,远远低于场外1万亿左右的体量,但场内货币基金2018年度增幅却为41.87%,远超货币基金市场总体14.46%的增幅。

  北京一家中型公募高管分析,香港马会挂牌彩图,场内货币基金在渠道模式上,其实是摆脱银行、第三方销售等传统销售机构的基金销售模式,这个模式只需要与相对在销售领域弱势的券商合作,就可以抵达“食物链”的顶端,凭借产品流动性好、2018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透明度高,对传统的代销机构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冲击。

  在他看来,场内货币基金这种发展模式在A股市场环境中难以“长大”,因为场内货币基金的规模取决于场内资金,也就是证券保证金,而A股市场暴涨暴跌,一旦股市行情不佳,很多资金就不在场内了,这也是场内货币基金体量很难做大的重要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