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速递
ʱ䣺 2019-06-12

  评价系统的出现,让电商诚信实现了可量化,这是电商平台得以发展的一个重量级创新成果。可是,当互联网生态出现问题时,评价体系也就产生了扭曲。差评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差评师;好评也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好评师。“职业差评师”和“职业好评师”代表的灰色产业,两者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不正当得利,都是互联网的毒瘤。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铲除这个毒瘤,不给灰色产业滋长的空间。如果说商家出于一己利益,不从长远出发,只考虑从“职业好评”中得到眼前好处,那对于平台来说,千万不能做出养痈成患的事。一旦生态系统被污染了,想要再恢复一汪清水,可就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乔杉(《北京青年报》)评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拟整顿网络交易经营者删差评现象

  对于那些“高考移民”,“人籍分离”“空挂学籍”“学籍造假”,“在册不在校”“在校不在籍”等乱象,固然与学校方面“不作为”或“乱作为”相关,但也与教育部门的监督不严不无关系。以这起“高考移民”事件为例,之所以问题浮出水面,是因为深圳高三二模成绩公布,有家长发现全市排名前10的学生里,有6人来自深圳富源学校,而富源学校本是一所普通的民办学校,中考录取分数原本要比深圳排名靠前的4所公立高中低近100分。这些“微妙的数据”,本应为教育部门“秒懂”,可为什么是家长,而不是负有监督职责的教育部门发现“异常”?其中有没有失职渎职,还需要查个水落石出。

  ——欧阳晨雨(《中国青年报》)评深圳市富源学校32名“高考移民”被取消高考报名的资格